Back
Featured image of post 《野狼Disco》事件著作权法分析

《野狼Disco》事件著作权法分析

宝石Gem已经向我们做出了榜样,商业活动前购买授权,但这显然还不够,还要关注授权范围。

目前公开的事件经过

2018年2月 - 芬兰音乐人Viho Ihaksi完成《More Sun》创作并发表。

2018年2月1日 - Ihaksi将《More Sun》上传至世界上最大的Beat交易平台网站BeatStars。

2018年2月2日 - Ihaksi将《More Sun》上传至Youtube。

2018年2月至2019年上半年期间 - 宝石Gem使用《More Sun》录制了首版《野狼Disco》。

2019年上半年期间 - 《野狼Disco》通过剪辑,MV视频在网络上发布,并在国内传播。

2019年7月12月 - 宝石Gem以99美元买下《More Sun》Unlimited授权。

2019年8月16日 - 在《中国新说唱》复活赛上,宝石Gem对《野狼Disco》进行表演。

2019年9月2日 - 宝石Gem将《野狼Disco》以单曲形式发行。

2019年11月2日 - 宝石Gem曾透过朋友联络上Ihaksi本人,表示愿意买下《More Sun》的独家使用权,多次交涉未果。

2019年11月25日 - Ihaksi表示已把独家使用权授予他人(玛西玛国际)。

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 - 玛西玛国际多次联系宝石Gem团队谈版权合作,要求获得40%《野狼disco》的版税分成。

2020年1月15日 - 律师接受委托向野狼团队致函表示,因超授权使用,芬兰创作人Vilho Ihaksi委托其为自己的作品维权。

2020年1月24日 - 宝石Gem在春晚上表演《野狼disco》的改编作品《过年disco》。

2020年1月27日 - 宝石Gem决定将《野狼disco》的版税约30余万元捐赠给武汉的医护人员。

2020年2月3日 - 宝石Gem回应称其在正常授权范围内使用,购买界面中醒目显示“For Profit Live Performances”等无限制使用的提示。(但点开侧边合同详情,显示仅用于非营利目的)

律师函要点

  • 涉案版本:《野狼Disco》《野狼Disco(.feat陈伟霆)》《野狼Disco(荣耀V30 5G版)》;

  • 涉案行为:网络传播、营利性表演及商业广告活动;

    可能还包括发行CD行为,据查《2020抖音网络红歌》专辑中包含了《野狼Disco》。

  • 涉案权利:著作权、录音制作者权及其他合法权利;

    具体权利为音乐作品的著作权和邻接权当中的录音制作者权。Ihaksi通过编曲软件编写伴奏并录制编写生成的音乐结果,符合录音制作者的主、客体构成要件。

  • 其他补充:宝石Gem在《野狼Disco》中使用的是带水印的版本。

    水印只是识别复制件授权与否的标志,具有实用性功能,实用功能不受著作权法保护,另外,水印版本与非水印版本的伴奏都是音乐作品和录音的复制件,所以只要获得授权,水印版本也可以使用,除非合同另有约定。

玛西玛的授权合同要点

  • 授权时间:自2019年11月15日至2049年11月14日;
  • 授权区域:大中华区,即中国大陆及港澳台;
  • 授权范围:所有著作财产权和转授权。

宝石Gem的授权范围

  • 非营利性现场表演权 Performance Rights

    合同文本中明确注明“non-profit”,所以,此处表演权应特指非营利性表演。我国《著作权法》中的表演权,包含现场表演(活表演)和机械表演,但在合同文本中,作者穷尽式列举的“performances、shows or concerts”均为现场表演。综上,此处应指非营利性现场表演权。

  • 为音乐配上同步图像权 Synchronization Rights

    我国《著作权法》没有规定同步权,根据法律英语释义,“Synchronization rights refer to the right to use a piece of music as soundtrack with visual images.”应理解为:为音乐配上同步图像的权利。在合同文本中,作者允许被授权方为音乐配上播放图像,并上传至Youtube等视频网站进行传播,但如果要在电视、电影或游戏中分发,则须另行购买授权。此项权利最接近我国《著作权法》当中信息网络传播权,但不完全是。另外,该权利加了个限定“within mechanical rights”,即其受机械复制权控制,可以将其理解为向复制行为收取报酬的权利,所以,作者在后项中约定,将从作品复制行为的版税中抽取至少30%的费用。

  • 广播权 Broadcast Rights

    此与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广播权应作相同理解。

宝石Gem的有利点

  • BeatStars平台在购买过程中醒目的位置,显示“For Profit Live Performances”,即可用于营利性商业表演;
  • 宝石Gem将《野狼disco》的版税约30余万员捐赠给武汉的医护人员。

宝石Gem可能侵权的行为

以下结论基于“For Profit Live Performances"被认定为无效,即以合同为准。

  • 2018年2月至2019年上半年期间 - 宝石Gem使用《More Sun》录制了首版《野狼Disco》。 在该时间点,宝石Gem尚未购买授权。该行为可以被认定为侵犯词曲作者的复制权,但可能符合12种合理使用中个人使用的情形,从而被认定为合理使用而不侵权。个人使用的认定应经过三步检验,即是否属于12种当中的特定情形、是否影响作者正常使用作品和是否不合理地损害作者合法权益。从后续行为看,第三步检验可能比较难通过,因为后续作品与原作品发生了竞争关系。
  • 2019年上半年期间 - 《野狼Disco》通过剪辑,MV视频在网络上发布,并在国内传播。 在该时间点,宝石Gem仍未购买授权。该行为可以被认定侵犯署名权复制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根据现有资料看,早期MV可能未署名,故可能侵犯作者署名权。从本地主机复制到远程服务器主机的上传行为,可能构成侵犯复制权。在互联网发布,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可能构成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此处,合理使用更难成立。
  • 2019年8月16日 - 在《中国新说唱》复活赛上,宝石Gem对《野狼Disco》进行表演。 在该时间点,宝石Gem仍已购买授权。《中国新说唱》摄制过程为录播,宝石Gem对《野狼Disco》进行公开表演,所幸的是,其已署名。该行为可以被认定为侵犯表演权。此处表演权应认定为机械表演权,因为宝石Gem并不是将伴奏作品以活体演奏的方式进行表演,而是通过设备向公众播出。另外,因为节目是录播的,所以可以认定侵犯复制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同时节目组可能构成间接侵权。为什么不是广播权?因为广播行为的播送要求即时性。
  • 2019年9月2日 - 宝石Gem将《野狼Disco》以单曲形式发行。 如果该发行指的是网络发行,那么可以被认定侵犯复制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另外,根据信息网络侵权“通知-移除规则”,律师函警告后,未下线相关作品,平台可以被认定为间接侵权,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如果该发行指的是CD发行,那么可以被认定侵犯复制权发行权。因为发行权只约束有形物质载体的复制行为,所以网络传播行为不受发行权控制。同样,如果未署名,则侵犯了作者的署名权
  • 2020年1月24日 - 宝石Gem在春晚上表演《过年Disco》。 首先,如果宝石Gem将作品通过微信或电子邮箱发送给央视春晚摄制组,可以认定构成侵犯复制权。由于春晚是直播节目,那么该行为可以认定为侵犯广播权。同时,现场向公众表演的行为又构成侵犯表演权,此处仍是机械表演权。另外,后续央视将视频放在网络上,则宝石Gem的行为可以构成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经观察《过年Disco》未署名,可以认定侵犯作者署名权。最后,以上侵权行为,央视可能因未尽合理注意义务,而构成间接侵权。

如果“For Profit Live Performances"被认定为有效,对这个概念的定义就会有诸多歧义,比如,“Live Performance”是否包含机械表演?是否包含对表演的广播行为?以及是否包含对表演的信息网络传播行为?我们就以最大限度去理解这个“Live Performance”,即包含一切表演、广播和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另外,购买页面上除了“Live Performance”还有“Used for Music Recording”、“Distribute Up to Unlimited copies”等等。那么宝石Gem是否侵权呢?答案是在购买授权前的行为仍构成侵权,之后的行为仅构成侵犯署名权。

法律结果分析

  1. 如果宝石Gem与玛西玛达成和解,就按照99美元合同,之后音乐发行的收益向玛西玛支付至少30%的版税,甚至玛西玛可能要求,对于之前和之后商业表演的收益,宝石Gem也要支付至少30%,至于捐掉的30万,应该不会计入。
  2. 如果进入诉讼,法院认可“For Profit Live Performances”,就说明网站存在过错,法律中并没有明确规定著作权的善意取得制度,即便试图往善意取得上套,99美元恐怕也难构成善意取得制度中已支付合理对价的要件,所以,宝石Gem即便主观无过错,同样要承担停止侵权的责任,即下线所有音乐、销毁所有CD,并且停止一切表演,但是可以请求网站承担违约责任,赔偿自己的损失。如果玛西玛心狠的话,可能要求将央视将春晚录制视频中《过年Disco》部分删除,从法律上说,也是没问题的。另外,之前所得利润可能也要支付给玛西玛,甚至可能包括捐出的30万,并不能因为宝石Gem已将表演报酬捐出,就认定为免费表演,因为免费表演要求未向公众收取费用,也未向表演者支付报酬。显然,宝石Gem是先收到报酬,再将报酬捐出的,与央视签订表演合同是一个法律行为,宝石Gem将钱款捐出又是另一个法律行为,而且,春晚节目本身就是通过赞助营利的。当然,关于这30万,最后还是得看法院最后是如何认定的。另外,对于侵犯署名权的行为,可能要进行赔礼道歉。最后,还将支付对方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
  3. 如果法院不认可“For Profit Live Performances”,所面临的情况,与第二种可能很相似,可能的区别在于,首先,不能要求平台承担违约责任,也就意味着宝石Gem将无法向平台进行索赔。第二,可能面临更高的赔款,比如第二条可能按净利润计算违法所得,而在此情形下,可能按照毛利润计算违法所得。

总结

这个事件不仅仅是提醒音乐人的,也是提醒所有人的,注重知识产权风险控制。宝石Gem已经向我们做出了榜样,商业活动前购买授权,但这显然还不够,还要关注授权范围。

沪ICP备20004885号-2
jonathan.nuance@outlook.com
Built with Hugo
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