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Featured image of post 非营利法人是否可以成为《反不正当竞争法》中的“经营者”?

非营利法人是否可以成为《反不正当竞争法》中的“经营者”?

有偿行为说从行为特征作为判断依据最能兼顾法律适用,同时又能应对复杂的市场环境。

司法实务中,对于非营利法人是否可以成为《反不正当竞争法》中的“经营者”,答案是肯定的,基本没有争议,但不同时期、不同法官对于这个问题的观点却并不统一。本文将用实证的方法梳理观点,从而帮助读者形成对这个问题的全面理解。

立法沿革

《反不正当竞争法》从颁布之日起,共经历了两次修订,2017年对经营者的定义进行了修改,2019年维持。

1993年:

本法所称的经营者,是指从事商品经营或者营利性服务(以下所称商品包括服务)的法人、其他经济组织和个人。

2017年、2019年:

本法所称的经营者,是指从事商品生产、经营或者提供服务(以下所称商品包括服务)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

从立法的角度可以看出,2017年的修订对于经营者的范围从行为特征的角度进行了扩大,由原来的“商品经营或者营利性服务”变成了“商品生产、经营或者提供服务”,将商品生产、非营利性服务的提供者也纳入了经营者的范畴。可以看出,在服务领域,不管服务是营利性的或非营利性的,其提供者都已受《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但是,在商品领域,商品生产、经营是否包含非营利性的活动,如果包含非营利性活动,是以非营利性的行为特征为标准还是以非营利性的主体特征为标准,仍然需要法官解释。

实证研究

2020年1月12日,使用威科先行搜索“不正当竞争 非营利”,筛选“民事”、“判决书”,结果共计110份裁判文书,其中以非营利为由提出主体不适格的裁判文书,时间跨度从2002年至2019年,共计31份,其中:

  • 29份认定非营利法人为《反不正当竞争法》所调整的经营者,其中1份未进行论述;
  • 1份以不存在竞争关系为由未认定为经营者,不受《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但在二审中予以纠正;((2013)清中法民三初字第3号)
  • 1份以一方为非营利性质的社会团体,不存在竞争关系为由未认定为经营者,但从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角度,认定受《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调整。((2015)玄知民初字第11号)

从上述统计可以看出,非营利法人可以为《反不正当竞争法》当中经营者,虽然结论相同,但是解释过程却不尽相同,有些文书当中,法官也会从不同的角度进行解释。

有偿行为说

该观点从行为特征的角度出发,确认经营者身份。主体只要提供了有偿的商品或服务,即进行有偿法律行为,即便其为非营利法人,其都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经营者,受该法调整。有2份裁判文书都引用了《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4条的规定:“社会团体不得从事营利性的经营活动。”但两位法官从两个不同的角度予以了解释。一位法官运用反面解释,将其解释为:“协会虽然属于社会团体,但可以从事非营利性的经营活动。”另一位法官结合实际社会经验,运用扩大解释,将其解释为:““社会团体不得从事营利性经营活动”并非是指社会团体不能营利,而是指其营利所得只能用于社团的再发展,不得私分。”在特殊情况下,主体未领取营业执照,并不符合经营者的形式要件,但是法官仍会从行为特征角度认定经营者身份,如(2014)陕民三终字第00069号。

竞争关系说

该观点以竞争关系为标准,通过确认竞争关系,反向确认经营者身份。持有该观点的法官认为,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条原则性的规定,立法目的在于维护市场竞争秩序,即存在竞争的商业化市场都是该法的调整范畴,不应当将经营者的范围限定在商品经营者或营利性服务提供者上,只要提供商品或服务的民事主体参与了市场竞争,能以自己的行为影响竞争结果,都应当作为反不正当竞争法上的经营者看待,其竞争行为应当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调整和规制。

法益损害说

该观点会跳过经营者的认定,直接确认主体是否存在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是否存在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的行为,以此来确认主体是否受《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如在(2014)沪二中民五(知)终字第11号中,法官对“不正当竞争”进行了扩大解释:“在一般情况下,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主体是经营者。但是在某些情况下,非经营者的某些行为也会妨害经营者的正当经营活动,侵害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同样这种行为也是《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制对象。”

妨碍发展说

该观点一般仅作为认定经营者身份的一个辅助支撑。持有这种观点的法官,站在社会发展宏观的角度进行解释,对经营者作过于狭窄的理解,并不利于市场经济秩序的有序发展。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立法目的是为了促进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鼓励和保护公平竞争,制止不正当竞争行为。

最终受益说

该观点也是作为一个辅助支撑,从主体的最终受益人来判断是否存在营利,从而确认主体的经营者身份。在(2015)徐民三(知)初字第1324号中,对于民办学校为非营利组织,法官认为:“闵行学而思学校、长宁学而思学校系上海学而思公司全资开办的中小学课外辅导教育培训学校,落入《民办教育促进法》调整的范围,其出资人可以从办学结余中取得合理的回报。因此,闵行学而思学校、长宁学而思学校经相关教育行政部门批准获得办学许可证,取得了招生办学的资格,并通过提供有偿服务谋取一定的经济利益,可以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三款规定的“经营者”。

总结

综上所述,面对显著的不正当竞争的行为,法官都会从不同的角度进行解释,将非营利法人纳入《反不正当竞争法》所调整的范畴。笔者认为,有偿行为说从行为特征作为判断依据最能兼顾法律适用,同时又能应对复杂的市场环境。

沪ICP备20004885号-2
jonathan.nuance@outlook.com
Built with Hugo
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